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判研究
真意保留意思表示的效力认定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2日文章浏览: 13345
 

——原告周某与被告刘某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

                                               亓继芳*

   【案例要旨】

真意保留,是指表意人故意隐匿其真意,而表示与其真意不同的意思表示。真意保留并不导致意思表示无效,但若相对人知道表意人存在真意保留,则该行为无效。本案原告接受被告扣除117,000元违约金后的购房余款,将其不接受117,000元违约金的真实内心意思予以保留,事后又诉至法院主张被告返还该117,000元即属于真意保留。在被告对该保留的意思不明知、且已形成信赖,即将余款返还给原告并将合同解除的其他后果处理完毕的情况下,被告将117,000元作为违约金予以没收的行为亦属有效。

   【审理简介】

原告:周某

被告:刘某

被告刘某系松江区某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登记的权利人。

20121110,被告作为出售方、原告周某作为买受人,在上海某房产经纪事务所居间介绍下,签订一份《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购买系争房屋,房屋总价款1,425,000元。合同第九条约定,乙方未按合同约定期限付款的,甲方应书面催告乙方,自乙方收到甲方书面催告之日起7日内,乙方仍未付款的,甲方有权单方解除合同,并书面通知乙方。甲方可从乙方已付款中扣除乙方应向甲方支付逾期未付款20%的违约金,余款返还给乙方。“补充条款(二)”约定,因未如实提供家庭情况及家庭成员名下拥有的住房情况等属于乙方责任,造成甲方经济损失的,乙方应赔偿相应的损失。

上述合同签订当日,原告向被告支付购房款82万元,之前被告曾向原告收取定金2万元。

后由于原告社会保险费有几个月属于补缴而被限购,故上述合同未能继续履行。

201347,被告向原告出具一份收据,称,“我与你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于2013417日撤销,根据合同第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违约金额为117,000元,今已收到”。原告接收了该收据,并收取了被告退还的723,000元余款。

原告周某诉称:被告无权单方面撤销已经生效的合同,更无权没收117,000元房款。其当时之所以接受723,000元的余款,是因为主动权在被告一方,其只有被动接受。对于合同解除的责任问题,应当按照合同“补充条款(二)”约定的赔偿损失来处理。因双方协商无果,原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返还117,000元房款。

被告刘某辩称:其并非无故扣留117,000元房款,其与原告之间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因原告限购而无法履行,过错本就在于原告。后经双方反复协商,原告同意解除合同,并向其支付117,000元违约金,在此基础上,其将扣除违约金后的房款723,000元返还给了原告,双方撤销了网签合同,去税务所取出发票,对于合同解除的后续事务已处理完毕。117,000元的数额也是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的“未付款部分的20%”计算出来的。如果当时原告不同意支付117,000元的违约金,其是不可能将剩余房款退还的,原告完全可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双方争议。故此,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主旨】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被告之间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因原告限购、无法继续履行而解除,原告本就应当对合同解除承担责任。至于责任的形式究竟是承担违约金还是赔偿损失、违约金或损失的金额是多少等问题,均属于双方意思自治的范畴,只要确属双方真实意思且不具有撤销或无效情形的,法律均应予以保护。其次,被告于201347日向原告出具的收据中明确载明“违约金为117,000元”,原告对该收据接受,并未提出异议,同时将剩余房款收回,并与被告共同办理了撤销网签、取回发票等手续,上述事实足以证明,双方就原告向被告支付117,000元违约金达成了合意,并连同合同解除的其他后果均已履行完毕。再次,如原告一开始就不同意承担117,000元的违约金,其完全可以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双方的争议,本案并无欺诈、胁迫或乘人之危的情形存在,117,000元的违约金数额也并未显失公平。最后,即使原告当时接受扣除117,000元后的购房余款属于心理保留,即将真实的内心意思(不接受117,000元违约金)予以保留,但在被告对该保留的意思不明知、且已形成信赖(将余款返还给原告并将合同解除的其他后果处理完毕)的情况下,被告将117,000元作为违约金予以没收的行为亦属有效。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有权将117,000元购房款作为违约金予以没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周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

   【评析】

真意保留,也称心理保留,是指表意人故意隐匿其真意,而表示与其真意不同之意思表示[1]。也即表意人将其意欲发生法律效果的真实意思保留于内心,没有表示出来,而表示出来的意思又非其真实内心效果意思。本案中,原告接受扣除117,000元违约金后的购房余款行为即为典型的真意保留。本案争议焦点即该真意保留意思表示是否有效。

一、真意保留的构成要件

真意保留系德国民法上的概念,并为日本、韩国及我国台湾、澳门地区的民法典所继受。我国民法对真意保留并没有明确的规定。

从各国立法以及民法理论对真意保留的规定和界定来看,真意保留应具备以下构成要件:第一,表意人要有意思表示。表意人要把具有法律意义的内容用一定方式表示于外部为他人知晓。第二,表意人的外部表示行为与保留的内心真实意思不一致。第三,表意人明知其外部表示行为与其真实意思不一致。至于表意人为何故意隐藏真实意思而为不真实的意思表示的原因则在所不问。第四,表意人没有受其意思表示约束的意思。也即表意人并不希望其外部表示行为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中,原告对被告出具的明确载明“违约金为117,000元”的收据予以接受,并未提出异议,同时将剩余房款723,000元收回,并与被告共同办理了撤销网签、取回发票等手续,其外部表示出来的意思即对支付117,000元违约金无异议,对合同解除的其他后果也与被告履行完毕,双方无其他争议。但事后原告又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返还117,000元房款,可见其故意隐藏了真实意思,即虽同意解除合同,但并不同意117,000元作为违约金予以没收,为切实保护自身利益其先行接受被告退还的723,000元房款,对剩余117,000元则通过其他途径另行主张。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本案原告作出的外部表示行为与其内心意思不一致,原告对此是明知的,且不希望其外部表示行为发生法律效力,满足真意保留的所有构成要件。

二、真意保留的法律效力

在真意保留情形下,应当以表意人的内心意思还是外部表示内容为依据发生相应的法律效力?对此问题,学说上有意思主义、表示主义、折中主义三种主张,各国立法对真意保留的法律效力也持这三种态度。

(一)意思主义

该观点强调内心意思与表示行为的一致性,在真意保留情形下,表意人的意思表示并不真实,因此真意保留意思表示无效。立法上持此种态度的国家,意思表示真实是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要件。

(二)表示主义

英美法系国家多持该种态度,在这些国家的法律中,未将意思表示真实规定为民事行为的有效要件。该观点认为,无论相对人是否知晓表意人存在真意保留,真意保留意思表示均为有效。

(三)折中主义

该种观点认为,真意保留并不导致意思表示无效,但若相对人知道表意人存在真意保留,则真意保留意思表示无效。例如,《德国民法典》第116条规定:“表意人对于表示事项内心保留有不愿的意思,其意思表示并不因此无效。但是如果对于另一方作出意思表示且另一方知其有保留时,其意思表示无效。”[2]《日本民法典》第93条规定:“意思表示,不因表意人知非其真意而妨碍其效力。但相对人已知或可知表意人真意时,该意思表示为无效。”[3]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典也有类似规定,《台湾民法典》第86条规定:“表意人无欲为其意思表示所拘束之意,而为意思表示者,其意思表示不因之无效。但其情形为相对人所明知者不在此限。”[4]

就以上三种观点而言,第一种观点强调表意人意志的优先性,但不利于保护善意第三人利益以及交易安全和预期。第二种观点虽然重在保护交易安全和第三人利益,但不利于保护表意人的意思自治,在相对人知晓表意人意思与表示不一致时,再行规定表意行为有效无疑违背了诚信原则。第三种观点则扬长避短、趋利避害,既尊重了表意人的意思自治,也兼顾了善意相对人的利益,更为可取。

 三、我国立法对真意保留的态度

我国《民法通则》和《合同法》均未规定真意保留及其效力。仅仅在《民法通则》第55条将“意思表示真实”规定为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的条件之一。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为,即使原告当时接受扣除117,000元后的购房余款属于心理保留,但在被告对该保留的意思不明知、且已形成信赖,即将余款返还给原告并将合同解除的其他后果处理完毕的情况下,被告将117,000元作为违约金予以没收的行为亦属有效。在目前我国民事立法对真意保留没有明确规定,且《民法通则》第55条将“意思表示真实”规定为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的条件之一的情况下,一审法院的该判决是对民法精神的正确阐述和对现行民事法律正确理解与适用的典范。《民法通则》第55条不应作僵化的理解,意思表示不真实的民事行为并非一定无效。无论出于何种动机,表意人故意将真实意思隐匿于内心而为不真实的意思表示,其行为本身具有一定的可归责性。法律应当从维护交易安全和交易秩序的角度,对不知表意人真实意思而误信表意人意思表示的善意相对人予以保护。

笔者建议,在我们民事立法中应明确规定真意保留及其效力,完善我国的意思表示制度,一方面在出现类似纠纷时可以有法可依,另一方面也让普通民众对真意保留有所了解。我国《民法典(草案)》总则编第66条对真意保留有所规定,该条规定:“虚假的意思表示,表意人不得主张该意思表示无效,但相对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该意思表示与其真实意思不一致的除外”。该规定对真意保留的态度与德国等大陆法系国家民法典相同,亦采折中主义,值得肯定。笔者认为,真意保留毕竟是表意人故意使其表意与其内心真实意思不相符,不管出于何种动机,本身具有一定过错。因此不应当对相对人施加“应当知道”的注意义务,在因相对人由于过失应当知道而未知道表意人真意保留时,亦不使得该表意行为无效,更为妥当。纵观各国立法,对于相对人“知晓”的程度,除日本民法典以外,德国民法典、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典、澳门民法典[5]对相对人“知晓”的程度均规定为明知。我国《民法典(草案)》总则编第66条对真意保留行为的相对人施加了相对严格的注意义务,建议在正式立法中将“应当知道”予以删除,这样更为公平合理。


[1] 梁慧星:《民法总论》,法律出版社1996年版,第166页。

[2] 《德国民法典》,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第22页。

[3] 《日本民法典》,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第21页。

[4] 《最新六法全书》,三民书局股份有限公司,1981年增修版,第92页。

[5] 《澳门民法典》第237条:“一、意图欺骗受益人而作出的违背真实之意思表示,即为真意保留。二、真意保留不影响意思表示之有效,但为受益人知悉者除外,在此情况下,真意保留具有虚伪行为所产生之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