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  民事案例精选
论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追偿权的行使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11日文章浏览: 7148

——李某、李某某与孙某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案

  

【案例要旨】

为保障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的权益,我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国家设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然而,现实中却存在着救助基金“垫付容易、追偿难”的现象,直接导致救助基金因垫付资金无法“收回”而影响其运转效果。现有法律规定中,赋予了救助基金垫付费用后享有的追偿权,但仅对追偿权行使主体、追偿对象做了规定,对追偿权的行使途径并没有明确。本案系本市首例审理者依据救助基金管理中心的申请,依法追加其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实属审判实践中的先例,也为今后救助基金管理者如何有效行使追偿权提供了借鉴。

【案情简介】

原告:李某、李某某

被告:孙某某、甲包装公司、乙保险公司

第三人: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

2015年15日19时15分许,受害人彭某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沿姚北公路由东向西行驶,被告孙某某驾驶沪D55xxx重型自卸货车违反禁令指示由西向东驶入姚北公路,两车即将交会时,受害人彭某某骑车由北向南斜过姚北公路,被告孙某某在制动并向右避让过程中,车辆车头右前部与受害人车辆右前侧发生碰撞,造成受害人彭某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2015210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交通警察支队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受害人彭某某承担主要责任,被告孙某某承担次要责任。沪D55xxx重型自卸货车登记在被告甲包装公司名下,在被告乙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起诉要求赔偿医疗费74616.86元,交通费2600元、住宿费5400元、误工费6060元、死亡赔偿金9542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交强险内优先赔偿)、丧葬费32706元、律师代理费10000元;要求被告乙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120000元,超出部分在商业三者险内赔付40%,计400614.62元;不属于保险赔付范围的由被告孙某某、甲包装公司赔偿10000元。

被告孙某某辩称:其在事发时系为被告甲包装公司履行职务行为,故应当由被告甲包装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甲包装公司辩称:对原告的诉讼请求同意在法律范围内进行赔偿,确认被告孙某某系履行职务行为,该公司愿意承担赔偿责任。该公司已经垫付现金21000元,另外该公司车辆产生修理费3300元,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被告乙保险公司辩称:对事故发生经过和责任认定无异议。确认事故车辆在该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保额为10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并附加不计免赔险。同意在保险范围内赔付原告合理的损失。

第三人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诉称:201515日被告孙某某驾驶沪D55xxx机动车在松江区沪亭路与姚北公路以东20米处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彭某某受伤并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2015120日,受害人家属向丙社会救助基金提出垫付抢救费用申请,根据有关规定,该中心于201532日依法垫付受害人抢救费用共计55570.55元。故第三人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要求判令本案的责任人偿还垫付款55570.55元,并从被告乙保险公司的保险赔付款中支付相应的垫付款。

【审判主旨】

经审理,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为行使追偿权能否直接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二、如可以,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能否要求乙保险公司从应付的保险理赔款中直接返还垫付款。

一、关于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为行使追偿权能否直接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的问题:

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无论是作为公法人亦或是其他组织,是依法核准成立的机构,且其对垫付的费用依法享有向赔偿责任人追偿的权利,故其为交通事故受害人垫付费用后均有权作为民事诉讼的起诉主体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进行追偿。本案审理中,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向本院提出了参加诉讼申请,且本案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本院经审查认为应当保障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依法享有的追偿权,故追加其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并无不当。

二、关于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能否要求乙保险公司从应付的保险理赔款中直接返还垫付款的问题:

本案的交通事故赔偿责任人系被告孙某某,但孙某某是被告甲包装公司的员工,事发时系职务行为,故其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应由被告甲包装公司承担,被告甲包装公司为其车辆在被告乙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被告甲包装公司应承担赔偿款项应由被告乙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优先承担。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请求在保险赔偿款中直接支付垫付款,原被告对此均无异议,且该垫付医疗费已计入原告主张的医疗费用内由被告乙保险公司进行理赔,故该款亦从被告乙保险公司的保险理赔款中直接支付第三人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

据此,法院判决:一、被告乙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原告李某、李某某120000元;二、被告乙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付原告李某、李某某317282.57元;三、被告乙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支付第三人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55570.55元;四、被告乙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付被告甲包装公司14980元;五、被告甲包装公司赔偿原告李某、李某某8000元(已付);六、驳回原告李某、李某某其余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788元,由原告李某、李某某负担914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付本院),被告甲包装公司负担7874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付本院)。

一审宣判后,当事人均未上诉,本案已生效。

【评  析】

《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虽然规定了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拥有向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垫付费用的权利,但未明确基金管理机构能否以独立法人身份通过诉讼的方式主张权利。所以关于诉讼追偿,司法实践中部分人认为法律并未对救助基金管理机构的法律地位作规定,其是否具有诉讼当事人主体资格不明确。本案的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系市财政局下属的事业单位法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其申请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行使追偿权,法院予以准许,是对救助基金管理机构能够通过诉讼且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行使追偿权的认可。本案的裁判对于救助基金管理机构追偿权的行使具有理论研究价值。

一、关于救助基金管理机构追偿权的行使方式

现有的《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试行办法》仅原则性地规定救助基金管理机构垫付费用后具有向赔偿责任人追偿的权利,未明确其追偿权行使的方式,且《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试行办法》是部委规章,效力层级偏低,仅能作为人民法院裁判参考,而不能作为裁判的直接依据。另外各地方政府出台的实施细则虽在实际生活中行得通,但是也不能作为法院的裁判依据。诉讼追偿中,人民法院仍然只能以现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作为裁判案件的依据。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作为民事诉讼的当事人”、第五十六条第一款“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的规定,以及结合民事诉讼法上的第三人是指对他人争议的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或者虽无独立的请求权,但案件的处理结果与其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而参加到原告、被告已经开始的诉讼中进行诉讼的人。救助基金管理机构作为公法人亦或是其他组织,是依法核准成立的机构,且其对垫付的费用依法享有向赔偿责任人追偿的权利,故其为交通事故受害人垫付费用后均有权作为民事诉讼的起诉主体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进行追偿。

二、关于救助基金管理机构行使追偿权的诉讼主体地位

司法实践中,有些法院在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时并不审查救助基金垫付情况,多数救助基金管理机构均以原告身份单独提起诉讼,这从形式上,并无不当,但这也会造成在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时忽视了部分具有法律意义的客观事实,可以说是案件事实并未真正查明。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当救助基金管理机构为交通事故的受害人垫付了抢救费、丧葬费等相关费用后,该受害人就不再享有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请求该部分损害赔偿的请求权,因为受害人不能就本次交通事故中未遭受的损失请求损害赔偿。若交通事故的受害人因法院未审查救助基金的垫付情况而得到了这部分赔偿,它其实就是一种不当得利,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得利返还受损失的人即救助基金,而且返还的不当得利包括原物和原物所生的孳息,这对正需要金钱救治的交通事故受害人来说,救助基金的孳息即利息将是一种额外的损失,而救助基金单独提起诉讼也是对国家司法资源的一种浪费。另一方面,这样的审理结果也不利于救助基金垫付款的及时追回,影响救助基金制度的良性循环,与救助基金设立的初衷有悖,也没有发挥人民法院在救助基金追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而基金管理机构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不论最终裁判结果是先由交通事故责任人赔偿原告,再由原告偿还救助基金垫付款项,还是由交通事故责任人或保险公司从理赔款中直接向救助基金管理机构偿还垫付费用,都更容易做到案结事了,节约司法资源,也可避免出现交通事故案件裁判结果与救助基金追偿案件裁判结果相左的尴尬局面,确保司法的统一和权威。本案的裁判即是审理者根据民事诉讼法关于当事人和第三人的相关规定所体现的法理精神,从保障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出发,依法追加丙社会救助基金管理中心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从而确保救助基金追偿权有效实现的典型先例。

三、关于救助基金管理机构行使追偿权时的追偿对象

虽然法律规定了救助基金管理机构的追偿对象即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但是现实中,交通事故责任人不一定是赔偿义务人,这是立法时的不足。笔者认为追偿对象为赔偿义务人更为合适,根据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赔偿义务人不仅包括交通事故责任人,还包括交通事故责任人背后的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的被挂靠人及承保交强险、商业险的保险公司等多个责任承担主体。

救助基金的垫付行为使得其享有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的权利,此类似民法理论上的“代位权”,具体到本案的实际,就是救助基金管理机构可以自己的名义,要求交通事故责任人、赔偿义务人等向其直接履行本应对交通事故受害人履行的部分损害赔偿义务,也就是说救助基金管理机构是代位行使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请求权,那么,法官需要审理的法律关系实质上仍是原交通事故的侵权行为关系。以本案为例,被告孙某某事发时系履行职务行为,其产生的损害应由被告甲包装公司承担,但因被告甲包装公司的车辆在被告乙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故被告甲包装公司应承担赔偿款项应由被告乙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优先承担,第三人救助基金管理中心请求由被告乙保险公司作为赔偿义务人支付垫付的款项也并无不当。


                                                                                                      (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佘山法庭  吴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