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  行政案例精选
上海某汽车塑料件有限公司不服上海市松江区劳动局工伤认定案 发布时间:2004年04月28日文章浏览: 72874

【提要】

本案中第三人龙某是在上班期间本工作岗位工作过程中被夹在一台注塑机二块模板之间,造成龙受伤。根据《企业职工伤亡事故报告和处理规定》第三条“本规定所称伤亡事故,是指职工在劳动过程中发生的人身伤害、急性中毒事故”的规定,被告松江区劳动局对龙定性工伤并无不妥。然而,原告上海某汽车塑料件有限公司却认为龙受伤系自残或他人故意造成,根据上海市劳动局《关于本市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待遇等若干问题规定的通知》第一条第(二)项第一目规定,职工犯罪或违法、自杀或自残不应认定为工伤但未能提供充分的事实依据,因此其诉请未得到支持。

 

【首部】

1、裁判文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2001)松(行)初字第32号

二审判决书: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2)沪一中行终字第22号

2、案由

不服工伤认定

3、当事人情况

原告(上诉人):上海某汽车塑料件有限公司

被告(被上诉人):上海市松江区劳动局

第三人:龙某

 

【案情】

原告诉称: (1)被告认定第三人工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告认定第三人为工伤的证据仅有三份,且证据间相互矛盾;被告对第三人为何进入注塑机内、注塑机怎么会合模均没有查清,根据被告提供的有关材料,足以证实第三人伤害事故系自残或杨某故意造成。(2)被告对第三人认定工伤适用法律不当。被告仅运用有关法律、法规,以第三人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为原告工作,但忽略了有关规定工伤范围中的排除情况,即自杀或犯罪。(3)被告受理第三人工伤待遇申请程序违法。故请求撤销被告对龙某工伤的认定。

被告辩称:被告对龙某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判决予以维持。

第三人述称:其因发现脱模剂掉入注塑机内才进入捡取,目的是为了排除工作上的障碍,并非自残。其为原告工作而发生人身伤害事故,应认定为工伤。

法院认定的事实及相关证据:第三人龙某系原告上海某汽车塑料件有限公司(国内合资企业)职工,龙某与职工杨某共同负责SD600注塑机操作。2000年4月20日下午,龙某在操作过程中,发现脱模剂掉入该注塑机内,遂进入机内捡取,当龙某捡起脱模剂欲跨出机器时,注塑机开始合模动作,龙某身体处于二模板之间,后经杨某给予停止合模动作指令,合模动作停止。龙某负伤后当即被单位送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医院就医,诊断为左骨盆骨折、移位。 2000年5月16日至7月16日,第三人在江南造船厂职工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左髋骨骨折。

嗣后,第三人因工伤待遇纠纷与原告发生争议,第三人遂于2000年6月5日向被告报告第三人在4月20日的人身伤害事件情况,并于2000年7月31日向上海市松江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下称“仲裁委”)。同日,该仲裁委以松劳仲(2000)委字第13号委托函委托被告劳动保护监察科对第三人是否属工伤作出认定。8月11日,被告以沪松劳(2000)第34号复函,确认第三人受伤行为属企业职工因工伤亡事故。9月22日,上海市松江区职工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第三人的损伤程度作了鉴定,属伤残6级。11月30日,仲裁委以松劳仲(2000)办字第216号裁决书裁决原告支付第三人工伤待遇有关费用。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在诉讼期间,原告又因不服被告对第三人作出工伤认定而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经审理,因被告对第三人作出工伤认定的具体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遂以(2001)松行初字第3号判决撤销在案。嗣后,被告上海市松江区劳动局于2001年6月18日对第三人龙某作出沪松认2001-007号《工伤认定通知书》,认定2000年4月20日第三人在原告单位工作时,因脱模剂掉入注塑机内而进入注塑机内欲取出,此时注塑机突然合模,造成第三人臀部盆骨骨折。依据《企业职工伤亡事故报告和处理规定》第三条、《企业职工伤亡事故报告统计问题解答》第一条、《上海市劳动局关于本市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待遇若干问题规定的通知》第一条第一项第一目之规定,确认第三人的受伤性质为工伤。原告不服,向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该局于2001年9月24日作出沪劳保复[2001]决字第1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松江区劳动局于2001年6月18日作出的沪松认2001-007号《工伤认定通知书》。原告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审判】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作为劳动行政部门依法负有主管本行政区域内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工作的职责。根据《企业职工伤亡事故报告和处理规定》第三条、《企业职工伤亡事故报告统计问题解答》第一项、《上海市劳动局关于本市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待遇若干问题规定的通知》有关工伤范围的规定及被告提供的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所依据的事实证据,第三人在上班期间本岗位工作过程中发现脱模剂掉入注塑机内,遂去捡取,以致发生人身伤害事故。被告据此对第三人定性工伤并无不妥。原告认为被告认定工伤不符合《上海市劳动局关于本市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待遇若干问题规定的通知》第一条第(二)项第一、第二目规定的排除情况,即职工因犯罪或违法、自杀或自残不应认定为工伤,但原告对第三人伤害事故系第三人自残或犯罪及杨某犯罪行为所造成,缺乏事实证据,不属工伤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诉称第三人于2001年5月31日才提出工伤认定已经超出申请期限,被告受理程序违法,原告忽视了本院(2001)松行初字第3号案件的审理情况。因此,对原告的诉称,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维持被告上海市松江区劳动局于2001年6月18日对第三人龙某作出沪松认2001-007号《工伤认定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本案受理费100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及二审处理情况】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诉称:(1)原审认定第三人因去捡脱模剂而被注塑机压伤的事实不清;对注塑机怎样会合模的事实亦认定不清;原审仅凭被上诉人对徐志祥等三人的调查笔录维持工伤认定证据不足。2、上诉人认为第三人的伤害系其自残所致,证据确凿。3、第三人于2001年5月31日提出工伤保险待遇申请超过法定期限;被上诉人对第三人作出的工伤认定也已超过法定期限,故被上诉人对第三人作出的工伤认定违反了法定的程序。请求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原判,撤销被上诉人于2001年6月18日对第三人作出沪松认2001-007号《工伤认定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

被上诉人辩称:其于2001年6月18日对第三人作出《工伤认定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认为第三人系自残完全凭主观推测,依据不足。松江区法院以被上诉人于2000年8月11日对第三人作出沪松劳(2000)第34号关于龙某工伤认定复函的具体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为由,判决予以撤销后,第三人于2001年5月31日再次向被上诉人递交了工伤认定申请书。被上诉人依据沪劳保发(96)104号文件规定,于20001年6月18日对第三人作出《工伤认定通知书》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应属合法。故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依法具有作出工伤认定通知书具体行政行为的职权。本案上诉人对第三人系上诉人单位职工,并在工作期间受伤的事实并无异议。根据上海市劳动局《关于本市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待遇若干规定的通知》之规定,应认定为工伤。上诉人认为第三人所受伤害系自残行为所致,但未能提供充分的事实依据,亦不能提供第三人具有《通知》第一条工伤范围第(二)项不应认定工伤的犯罪或违法情形的行为证据,故上诉人主张第三人负伤系自杀或自残的依据不足。被上诉人于2001年6月18日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执法程序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负担。

 

【评析】

1、本案的被告依法具有作出工伤认定通知书具体行政行为的职权。《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劳动行政部门接到企业的工伤报告或职工的工伤保险待遇申请后,应当组织工伤保险经办机构进行调查取证,在七日内作出是否认定为工伤的决定……”。

2、被告对第三人作出工伤认定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原告对第三人系其单位职工,负责SD600注塑机的操作工作及第三人于2000年4月20日下午系在工作期间因注塑机合模而受伤的事实并无异议。根据上海市劳动局沪劳保发(96)104号文《关于本市企业职工工伤保险待遇等若干问题规定的通知》(以下简称“104号文”)中第一条工伤范围第(一)项第1目之规定,职工由于从事本单位日常生产、工作或者本单位负责人临时指定的工作而负伤、致残、死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审理本案的关键是,第三人受伤是否系第三人自残或他人犯罪行为所造成。“104号文”第一条工伤范围第(二)项规定了由于具有犯罪或违法;自杀或自残;斗殴;酗酒;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等情形之一造成负伤、致残、死亡的不应认定为工伤。原告认为第三人所受伤害系自残行为或他人犯罪行为所致,但未能提供充分的事实依据。原告以第三人有自残行为所提供的证据仅是:杨某本人的陈述笔录和杨某、龙某的请假条及第三人丈夫的陈述笔录,以证明第三人与杨某同时向公司请假回家乡,关系不正常;第三人与其丈夫有家庭矛盾,因此要自杀。原告以第三人受伤是他人犯罪行为所提供的证据仅是:注塑机生产厂家上海塑料机械厂出具的《SD600塑料注射成型机模板闭合设计要求及安全性能检查结论》和原告代理人对杨某所作的调查笔录,以证明第三人的伤害事故非因注塑机设备失灵原因造成,应属人为因素造成。显然,原告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第三人所受伤害系其自残或他人犯罪行为所致。故原告主张第三人负伤系自残或自杀的依据不足。

3、被告对第三人作出工伤认定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法定程序。被告曾于2000年8月11日作出的沪松劳(2000)第34号复函,确认第三人受伤行为属企业职工因工伤亡事故,后被松江区法院以违反法定程序为由撤销。第三人又于2001年5月31日再次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上诉人于2001年6月18日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执法程序并无不当。原告诉称第三人于2001年5月31日才提出工伤认定已经超出申请期限,被告受理程序违法。根据《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十条、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本市企业职工工伤认定工作若干问题处理意见的通知》第二条的规定,自工伤事故发生之日起,企业应当在15日内向当地劳动行政部门提出工伤报告;职工或其亲属应当在15日内向当地劳动行政部门提出工伤保险待遇申请,遇有特殊情况,申请期限可以延长至30日;企业不提交《职工伤亡报告书》的,职工或其亲属应当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企业未在规定的期限内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劳动保障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据此对第三人工伤认定的提出,除第三人之外,原告也有一定的义务。且第三人是在其与原告发生工伤待遇纠纷时才知道原告并未在规定的期限内向被告提出工伤报告,故于2000年6月5日委托他人向被告报告其4月20日的伤害事件情况。另外,原告也忽视了本院(2001)松行初字第3号案件的审理情况。因此,对原告的诉称,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一、二审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