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  执行案例精选
沈阳J塑料管材有限公司上海销售公司与上海S塑钢门窗有限公司票据付款纠纷执行案 发布时间:2004年04月28日文章浏览: 75764

【提要】

本案债务人在二审期间与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并撤回上诉,后债权人以一审判决为依据申请执行。执行中,债务人认为其已按约履行了和解协议,债权人对此不予认可。针对当事人的争议,本院对相关事实予以认定并作出裁决。

 

【首部】

1、裁判文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2000)松经初字第111号

二审裁定书: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0)沪一中经终字第572号

执行裁定书: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2001)松执字120号

2、案由

票据付款纠纷

3、当事人情况

申请执行人(沈阳J塑料管材有限公司上海销售公司的债权继受人):沈阳J塑料有限公司

被执行人:上海S塑钢门窗有限公司

 

【执行案情】

申请执行人沈阳J塑料有限公司(下称J塑料公司)是沈阳J塑料管材有限公司(下称J塑料管材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原告J塑料管材公司上海销售公司(以下简称J上海销售公司)诉被告上海S塑钢门窗有限公司票据付款纠纷一案,本院于2000年2月12日作出(2000)松经初字第111号民事判决,判令被告偿付原告票款58,937.04元。被告不服而提出上诉。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于2000年9月6日自行达成和解协议并将该协议提交二审法院附卷,协议约定:原告同意被告于2000年10月30日前一次性支付原告27,278元(含一审诉讼费),被告撤回上诉。协议签订的当日,二审法院裁定准许被告撤回上诉。2001年1月9日,J塑料有限公司作为原告债权债务的继受人向本院申请执行,要求义务人上海S塑钢门窗有限公司偿付票款58,937.04元及诉讼费2,278元。

本院于2001年1月9日受理该执行案。执行中,被执行人上海S塑钢门窗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抗辩称:由于本案原告沈阳J塑料管材有限公司上海销售公司被工商局撤销,被执行人联系不到该公司人员,故无法在约定时间内履行双方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2000年10月29日,被执行人写信给原告的上级法人单位J塑料管材公司征求履行方式,该公司收到信件后电话通知被执行人其会派人到上海收款。2000年11月14日,该公司所派人员持加盖该公司公章的空白收据要求被执行人按和解协议偿付现金,被执行人因怕延误付款时间后沈阳J塑料管材有限公司推翻对其有利的和解协议,就将27,278元交给了来人,并收取了由来人填写的收据。被执行人出具了前述和解协议和收据原件予以证明。据此,被执行人认为其已履行了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对申请执行人不再负有给付义务。

申请执行人J塑料公司对在二审期间形成的和解协议予以认可并确认其收到了被执行人上述要求付款的信件,但否认其曾派人到上海收款,另对被执行人提供的收据提出以下异议:收据记载时间是2000年11月14日,而J塑料管材有限公司已于2000年5月18日经工商局核准注销(提供有关工商登记的证明材料予以证明);且收据上没有经手人签名,因此,该收据是无效的,不能证明被执行人履行了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故被执行人仍应按一审判决履行给付义务。

 

【执行裁决】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一、债务人提供的收据是否有效;二、债务人是否已经按约履行了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三;如债务人按约履行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后,债权人是否还有权要求债务人按一审判决履行给付义务。

针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认定如下:

一、和解协议有效。理由为:一审原、被告在二审期间达成和解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符合现代民商事审判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理念,且该和解协议作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撤诉的依据亦提供给二审法院,二审法院经审查准许了一审被告(债务人)的撤诉请求,故被执行人应按和解协议履行给付义务,原一审判决对其自动失效。

二、收据有效。裁决理由为:被执行人在申请执行人未告知其原告上级法人单位沈阳J塑料管材公司注销以及债权债务由其承受的情况下,按照和解协议向持有J塑料管材公司收条的人给付了约定金额的款项,被执行人并无过错。

三、债务人在和解协议中约定的给付义务已经履行完毕。理由为:由于一审原告被撤销,致使被执行人履行给付义务困难,故被执行人暂时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履行给付义务并非其主观违约,且其在约定期限前主动向原告上级法人单位去函征询付款方式是一种积极履行的方式,其在限期后的给付行为可视为按期履行。

四、债务人不再负有履行一审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故债权人无权再按一审判决申请执行。理由为:一审原、被告在二审期间达成和解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对双方当事人均有约束力,且该和解协议作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撤诉的依据亦提供给二审法院,二审法院经审查准许了一审被告的撤诉请求,故被执行人应按和解协议履行给付义务,在债务人履行了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后,不再对债权人负有履行一审判决确定的义务。

综上,本院裁定: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执行理由不能成立,被执行人已经履行了本案的给付义务,一审判决终结执行。

 

【评析】

本案的执行情况比较复杂,涉及到债务人义务履行是否符合约定、债务人在履行了双方自行和解的协议后是否还负有履行一审判决确定的义务等重大事项的执行裁决,裁决的正确与否直接反映了执行法官的法理功底和掌握相关法律的水准,也决定了法院执行裁决是否具有权威性。

首先,本院对收据有效的认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9条关于表见代理行为的条文精神。该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本案一审原告被撤销后,一审被告(债务人,即本案被执行人)向其上级法人单位J塑料管材公司写信催告如何履行付款义务,对此,申请执行人亦认可收到了该信,但申请执行人并未告知被执行人J塑料管材公司已被工商登记撤销以及该公司债权债务由其承担的事实(申请执行人对此是存有过错的),导致被执行人将和解协议约定的款项交给了持有J塑料管材公司公章的人,虽然,收款人未签名,但被执行人主观上并不知道J塑料管材公司已被工商局撤销,加之申请执行人亦收到了其的催告信件,致使被执行人有理由相信收款人是有收款代理权的(实际是无权代理),故被执行人的付款行为是善意且无过失。因此,持J塑料管材公司空白收条的人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其出具的收条对被执行人是有效的,被执行人的付款行为亦当然有效。

其次,本院对被执行人虽逾期付款但履行给付义务符合和解协议约定的认定亦有法理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70条规定“债权人分立、合并或者变更住所没有通知债务人,致使履行债务发生困难的,债务人可以中止履行或者将标的物提存”。本案被执行人因一审原告被工商局撤销而无法根据和解协议按期履行给付义务,其在履行期限前主动和一审原告的上级法人单位沈阳管材公司联系,是一种积极联系债务的行为,并非有意逾期付款,其延期付款的行为可视为暂时中止履行的行为,并不构成违约。况且,因债权人的继受单位没有通知被执行人,被执行人延期付款没有任何过错,既使其履行时间不符合规定,亦可不负任何责任。

再次,本院认定债务人履行了其与债权人在二审期间达成的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且债务人不再负有履行一审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亦有一定的法理支持。一审原、被告(债务人)在二审期间达成和解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符合现代民商事审判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理念,且该和解协议作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撤诉的依据亦提供给二审法院,二审法院经审查准许了一审被告(被执行人)的撤诉请求,故被执行人(债务人)应按和解协议履行给付义务,在债务人履行了和解协议约定的给付义务后,不再对债权人负有履行一审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

总之,本院对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在执行中争议的三个争议焦点的裁决既有事实基础,又有法律依据,特别是对上述第三个争议的裁决观点符合现代司法理念,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在本院作出该案一审判决终结执行的裁定后,申请执行人并无异议。该案的处理取得令人信服的效果。当然,本案最后的结论是归结到申请执行人的申请是否予以执行的程序问题,裁定执行终结不仅包括处理程序问题还含有实体处理的意思,所以,本案如果采用裁定驳回申请的处理形式则更为妥当。